行業熱文

【大咖論】Ronco:Nephrotoxicity and Chinese Herbal Medicine-中草藥與腎毒性

時間 :  2019-01-25

背景閱讀

      長久以來,對中草藥的合理使用存在兩種誤解:謹慎與非謹慎。一個常見的謬論是,使用這些藥物的大多數人認為它們是“天然的、綠色的、無毒的”。另一方面,中藥使用的天然化合物具有相對復雜的活性成分,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中藥已出口到175多個國家和地區,到底如何理解中藥與腎毒性?國際腎病研究院主席,國際腎病協會前主席Ronco教授在最新發布的一篇文章中進行了充分討論。 

0.png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報道,傳統醫學在高達75%-80%的世界人口,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中,作為主要醫療手段或補充手段。幾千年來,傳統醫學包括中醫,已經在預防、治療和治愈多種疾病。中草藥是中藥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替代療法的一種來源,已在世界各地流行。因此,中草藥的使用正在全球化和擴大化。毒性報告顯示這些化合物可能會導致不良反應,其中一些中草藥已知會引起腎毒性,但由于醫生和患者往往相信中草藥是無害的,因而忽視了這一點。本文將集中討論中藥的腎毒性。

01.png

圖1.草藥相關的導致腎臟疾病發展的因素

如圖所示,包括草藥因素,治療因素以及草藥可能導致腎毒性的病人因素。

02.png

圖2. 馬兜鈴酸的分子結構

具有腎毒性的主要中藥成分之一。

與腎毒性有關的中草藥

      中草藥的主要腎毒性成分是馬兜鈴酸和生物堿化合物。馬兜鈴酸是一種致癌、誘變、腎毒性植物化學物質,主要來源于馬兜鈴屬植物。腎毒性生物堿來源于雷公藤、粉防己、馬錢子、烏頭等。此外,中草藥可能含有蒽醌、類黃酮和具有腎毒性的糖苷。表1列出了已知含有馬兜鈴酸、生物堿和其他腎毒性成分的中草藥清單。

001.png

中草藥腎毒性的表現

與中草藥相關的腎毒性包括AKI、CKD、腎結石、橫紋肌溶解癥、范可尼綜合征和尿路上皮癌。

04.png

圖3.一例口服柏木熱水提取物后急性腎損傷的組織學圖片

如圖所示,腎小球基本正常,腎小管基底膜增厚,并且許多上皮細胞缺失、壞死或者扁平。也能夠識別出血紅蛋白管型,間質纖維化和細胞浸潤(PAS染色法)。放大倍數х200。

與中藥腎毒性相關的影響因素

      一個有趣的觀察是,并非所有人使用中藥后會患上AKI或CKD,還有幾個因素可能導致這些化合物的終極腎毒性:

1.草藥的內在毒性和潛在有毒化合物的不正確鑒定

2.不正確的加工/儲存和摻假

3.重金屬污染

      有一個典型病例,1990年至1992年,超過100名的比利時和法國婦女在服用了含有中草藥的減肥方案后,廣泛地出現了腎臟間質纖維化。通過對這些患者的調查發現,藥片中所含的一味草藥粉防己(又稱漢防己,Stephania tetrandra)在無意中被廣防己(Aristolochia fangchi)替換,而廣防己中含有非常高水平的馬兜鈴酸。關木通(Caulis aristolochiae manshuriensis)中也含有馬兜鈴酸,在一個中藥配方中不經意間被此木通科(Lardizabalacene)植物替代也引起了患者的腎中毒。這些類型的錯誤通常是由經驗不足的草藥師或者未使用當代分析技術來確認安全性時所犯下。

預防方法

      腎病學家都應該被鼓勵了解除處方藥以外的補充劑的詳細歷史,包括(但不限于)中草藥。有效治療的首要原則是預防毒性。

綜上所述

       目前還不清楚具有腎臟損害性的中草藥造成腎損傷的確切發生率。這是一個未被充分認識和報道的造成腎毒性的原因。中草藥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一直在發揮并且將繼續發揮著重要作用。提高全球意識,將系統性毒素研究、監督、嚴格的質量控制標準,定期地用在傳統的藥物中是至關重要的。 

閱讀原文:

《 Clinical journal of American society of nephrology》

鏈接:https://cjasn.asnjournals.org/content/13/10/1605.long


一点红心水高